不如我所之

【EC】What If I Were a Lonely Shark

富婆查x鲨鱼万

应该就是你们理解的那个鲨鱼【。



Charles在早饭时敲了敲桌子,庄重地宣布:“我恋爱了。”

他唯一的听众Raven回之以冷漠地一声“哦”。

她接着更加冷漠地补了一刀:“如果你指望我像你一样恨不得查清楚你男朋友的祖宗十八代并且时不时试图阻止你们的话,那你想多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说错了什么,正准备改口时Charles吃惊地望向了她。

Charles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那么,亲爱的Raven,你是怎么知道我交了个男朋友的呢?”

她早该想到自己的哥哥是个该死的基佬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目瞪口呆想着要怎么解释自己的口误并不是出于本心。

 


Raven只花了吃完早饭的时间就消化Charles是个基佬并且是个刚刚陷入热恋的基佬的事实,之后花了半天时间也没能消化Charles所坚称的他的恋人并非人类而且现在就在他们家浴缸里这一事实。

事实上,Charles十分兴高采烈地告诉她:“Erik他不是人!”

Raven尖叫一声,委婉地向哥哥表达自己并不想知道他和男朋友在某项不可描述运动方面的事,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她的哥哥此时并没有这种下流的想法。而Charles睁着无辜的眼睛望向了Raven,轻快地说:“可是他真的不是人类呀。”

Raven开始怀疑哥哥是否学心理学学坏了脑子,甚至想偷偷打电话给Hank让他来和自己一道把Charles绑去做检查。

这一怀疑在Charles带她参观自己装满水的浴缸时更加强烈了。

Charles非常惋惜地说:“看来Erik害羞了。”

他指了指浴缸,说道:“我发誓Erik原本在那里来着。”

Raven脑中不禁出现了一具男性尸体漂浮在浴缸里并最终被Charles抛下楼的画面。她打了个寒战,试图告诉自己Charles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Charles仿佛察觉到了她奇怪的想法,更加惋惜地说:“Erik十分的有活力——我是说,他在浴缸里看起来很开心来着。”

上帝啊Charles描述的那个Erik听起来不是一具尸体就是一只被他养在浴缸并一个不小心冲进了下水道的小金鱼。

Raven瑟瑟发抖,比起听哥哥说他奇怪的幻想,她宁愿溜出家门和Hank约会。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Charles独自一人呆在浴室,轻快地对空无一人的浴缸说:“出来吧Erik。”

于是Erik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Erik看起来十分不解:“你是怎么知道我还在这里?”

Charles梦呓般地说:“我猜的。”

他又追问道:“这真的不是我在做梦吗?”

Erik露出了笑容,说:“我只是……害羞。”

天哪我是这么了解他,Charles心想。他又问了几个愚蠢的问题:“那你是神仙教母派来陪我的小精灵吗?你会变身吗?你是来自东方住在水里的锦鲤精吗?你会离开我吗?”

Charles这时候才意识到他的精灵客人还是全身赤裸着,活在梦里一般找来了Raven当初随意给他买来当生日礼物结果买大了的衣服给Erik换上,乖巧地等着这位客人说出自己的故事。

 


事实上Erik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告诉Charles,比如说他其实并不是什么来自东方的神秘锦鲤。他还是一只幼小的鲨鱼时被人类抓住,送上了一只私人游轮——谢天谢地那是Charles家的游轮。牙还没长齐的小Charles奶声奶气地让人放了Erik,他告诉人们这只小鲨鱼现在十分害怕,甚至试图跳进鱼缸给Erik一个安慰的拥抱。最终大人们得到了Charles关于他绝对不会跳进鱼缸和鲨鱼一起游泳的保证,并且将Erik放回了海里。Erik想,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多年以后,他的朋友,海中的女巫Emma帮助他变成了人类的样子,并且恶趣味地将他塞进了Charles家的浴缸。是的,一身不挂的塞进了Charles家的浴缸。

幸好Charles早起洗澡时看见了Erik,只是觉得他可能还活在梦里,愉快地接受了梦里的小精灵是个成年男性并且因为刚刚来到人类社会还离不开水这一奇怪的设定。既然是在梦里,那不妨和这个长得十分对他胃口的精灵谈一场恋爱,于是单方面宣布他们恋爱了——梦醒了就当无事发生过也好。

Erik说:“我是真的……对你一见钟情了。”

Charles安静地听他说完了整个故事,突然笑了起来:“Erik,我可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你一定是对那时候可爱的我见色起意了,是的就是见色起意,就像我现在这样。”

Erik于是大笑起来,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有几分鲨鱼的样子。

Charles拉住他的手,说:“来吧Erik,我来教你正常的人类在一起时都会做什么。”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的脸红了起来,而他的鲨鱼先生一脸无辜地望着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Charles的脸更红了。

他梦游一般拉着Erik的手出了家门,说:“我们先去给你买身合身的衣服……你可不能再裸奔了我会嫉妒路上的人的,然后再……”

Charles握紧了Erik的手。

 


然后墨西哥的热浪惊醒了Charles。他的世界开始颤抖崩塌。




【丐明】我怎知......

恶人浩气都爱,都爱。
丐明好吃,好吃。
学好外语很好,很好。

懒得起名的凝视。短打最多三章完结。



十五岁。十五岁的恶人丐帮第一次遇见浩气明教。


春和景明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一片小动物不知羞耻求爱声中走商的丐帮面无表情群出一只劫镖的明教。明教是个傻的,大约是第一次劫镖不知好歹,竟想要和丐帮一较高下。


前辈教导云,喵固有一死,或死于一掌,或死于八层。


于是明教卒。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浩气明教,死了也就死了,丐帮并不怎么在乎他的死活。可也许是春天四溢的荷尔蒙影响,总之丐帮多看了两眼地上的一滩猫饼,觉得这猫饼长得十分合眼缘。


于是他蹲在那猫饼面前问:“好好的明教,怎不入我恶人随我自在逍遥?”


明教拼最后一口气,气若游丝道:“浩气长存!”


又当回了他的猫饼安心在地上躺尸。


丐帮嗤道不知死活,再让你丐爷爷看到你劫镖见一次打一次,趁今天爷爷心情好快些滚蛋。


明明自己也是半大小子硬要装作一副江湖客模样,说些瞎话唬人罢了。这猫看起来是个傻的,样貌是他喜欢的,丐帮倒有些希望再能遇见这劫镖的傻明教。


丐帮他断袖断得坦坦荡荡,对美人来者不拒。


然而明教继续装死。躺在地上仿佛要把自己晾成一滩干猫饼。


丐帮心道果然师兄们说的西域美人热情似火都是骗人的,或者这猫可能是个假猫怎的这般无趣。随手解下腰间酒囊扔给明教,道:“今天爷爷心情好放你一命,这酒你爱喝不喝,来日有缘江湖再见。”


明教瘫在地上,继续气若游丝道:“浩气长存。”


丐帮提拳,明教却突然蹿起来隐了个身,再定睛看时,连酒壶都不见了。


真不怕我在酒里下了什么东西。丐帮摇摇头,继续走商。他一介丐帮普通弟子,穷的叮当响,走商得当了自己身上那点首饰。少年意气也不觉得落魄,只将江湖冷眼旁观,凡事求得无愧于己无愧于天,便心满意足,哪管他平日里幕天席地风餐露宿,给明教的还是自己身上算得上值钱的酒囊。


.......于是丐帮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撩完了猫扔完了酒囊这下他开不出笑了。


丐帮在面对前方聚众劫镖的大部队时十分冷静大笑三声道:“笑醉狂!”


丐帮,卒。


-tbc

【词青】袅晴丝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词青短打道长除妖梗【才怪
结尾不负责w



山下新来的小道士,自称是纯阳宫弟子,姓柳名词,此番到访是有一桩心事要了。

然而他一身道袍并不十分合身,松松垮垮挂在身上,倒是让人疑心是穿了师兄的衣服偷跑下山,或是顺手偷了哪位道长的衣服来招摇撞骗。偶有大胆顽童扒在那道士暂住的院墙偷看,只见那人蹲在院中央一盆花前神神叨叨不知念叨些什么,状若疯癫,吓得想起来什么摄魂夺魄的古怪传说,疑心这小道士被人夺了舍,或被那花妖吸了精气,便再也不敢来了。

小道士也乐得清静。每日依旧神神叨叨与那花单方面把酒言欢。

这日忽降大雨,春日里万物熙熙攘攘此时也被浇了个清清静静。小道士急急忙忙回屋取了伞,蹲地上和这花一起同受这风吹雨打之苦。

“操你妈的柳词让老子在这陪你淋雨,”小道士恨恨地将伞朝自己这边偏了偏,“就你他妈事多。”

那花却忽地开了口:“儿子。”

小道士一个激灵,好险站起身将那花盆一脚踢飞。

“还敢踹爸爸?长本事了?你顶着我名字招摇撞骗的事爸爸还没找你算账呢?”

方青砚五雷轰顶。他天天神神叨叨陪这花东扯西拉几乎词穷,万万没想到这时搞了事情,柳词怎么突然醒了?

他穿着柳词的衣服,站在雨中心虚道:“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柳词形体囿于花中,恨不得冲出去把宝贝儿子按在地上好好教训一顿,也好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逼崽子知道什么叫长幼有序。

柳词酝酿许久,方青砚在一旁给他撑着伞,于是他吼道:“儿子你给爸爸交待清楚了!这都什么和什么!怎么把爸爸给变回去你想出来了吗!”

天知道一朵花怎么会有那么大嗓门。

方青砚梗着脖子,底气不足道:“我那是失手!失手!”

“儿子,”柳词忽地叹了口气,“我在花里困了这么多天,你说的那些什么,我可都是听得见的。”

方青砚安静了下来。伞忘记了打,身上竟也没沾上一滴雨。

他不过和柳词说了个故事。

那故事说长也不长,是道长除妖,却反被妖精除了的俗套剧情。懵懵懂懂道行尚浅的花妖不善隐藏行迹,一不小心露了马脚,镇中人便恳求云游至此的道长将这妖精除了去。花妖不曾作恶,道长不忍心将他正法,便与花妖联手演了场除妖的好戏,再带着诈死的妖精匆匆离开了镇子。道长将那年幼小妖当作儿子来养,可小妖渐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于是他便作了个大死。

那日道长与人比试,大胜而归,难得允许儿子与他一起喝上几杯。花妖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便晕头转向。道长嗤道操你妈果然不行,花妖一怒,晕晕乎乎地想要一展雄风。等他从醉意中醒来,地上只剩下一盆蔫蔫的花和道长的袍子。花妖穿上道长的袍子带上那盆疑似道长变成的花,四处奔波寻了个风水宝地,盼着能早日找到让意中人变回来的法子。

他还对着那盆花说了些什么?

不过是些平日里不敢说出口的情话,不过是些相思之苦之深之切。

方青砚几欲逃走。

柳词见他不说话了,越发得意了起来:“儿子,我允许你和我谈个恋爱。”

方青砚几欲转身回屋。

于是柳词不复得意,喊道:“哎儿子?操你妈你是不是傻了?下雨天的不把我搬回去你个傻逼玩意打个伞陪爸爸淋雨做什么??你给我回来!”

......还真是父爱如山啊柳道长。












烂尾的凝视.jpg
新年祝各自安好